中国债市:开放与投资者观望

中国债市:开放与投资者观望除了放宽境外机构类别及投资规模限制,吸引境外投资者的下一步努力应该放在中国债券市场的制度性建设,从交易平台、税收政策到信用评级等多方面都有待完善 本文由毕业论文网http://www.lw54.com收集整理监管层正在以更大的力度向全球投资者开放债券市场,希望借此在面对持续资本流出压力之际吸引更多资金流入.但是近期境外投资者明显存在观望情绪。图/Reu}ers   继2016年2月底央行发布“3号文”,中国银行间债市向绝大部分境外机构投资者开放后,近期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继续向前推进。   今年2月底,国家外管局发布新规,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获准使用在岸外汇衍生品工具进行外汇风险对冲。接着,3月初,中国在岸债券相继纳入彭博和花旗新设立的固定收益指数。3月15日在总理记者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提及年内将在内地与香港之间推出“债券通”,为境外投资者在境外投资人民币债券提供便利。   虽然中国债券市场开放持续推进,但是境外投资占整个债券市场的比重却在近期出现小幅下滑,据央行副行长、国家外管局局长潘功胜介绍,目前中国债市中境外投资占比只有1.2%。市场人士认为,近期债市的调整、人民币贬值预期和资本管制的加强可能是境外投资者出现观望情绪的原因。   业内人士也建议,除了放宽境外机构类别及投资规模限制,吸引境外投资者的下一步努力应该放在中国债券市场的制度性建设,从交易平台、税收政策到信用评级等多方面都有待完善。而且,主流固定收益指数将中国在岸债券纳入其中的速度也将取决于债券市场的进一步改革和发展。

国债淡出对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影响及对策

  从2005年起,我国将实施“稳健的财政政策”以取代连续实施7年的“积极的财政政策”,这意味着,以占GDP、全 社会 投资和财政收支比重较大规模的长期建设国债发行投资政策将要“淡出”。在1998―2004年“积极的财政政策”期间,作为国民 经济 运行基础行业的交通运输业,是长期建设国债的重点投资领域,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也因此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基于积极的财政政策对交通基础设施建设 发展 的巨大作用,长期建设国债投资“淡出”将给交通运输业的发展带来一定程度的影响。 毕业论文网 http://www.lw54.com

商业银行参与国债期货市场的模式研究

商业银行参与国债期货市场的模式研究2013年9月6日,国债期货正式重启,但作为国债现券持有量最多的商业银行却始终不能参与其中。商业银行是债券主要的长期持有者,也是我国债券市场最主要的机构投资者,约持有当前市场60%的债券,现券成交量约占整个市场的70%。另外据估计,商业银行持有的债券约有20%定为可供出售类资产,这部分资产会随着价格的变化而影响当期的投资收益,此外,大量的到期债券也面临着再投资风险,因此,商业银行作为持有量和交易规模最大的机构投资者,其潜在的套期保值需求非常大,需要运用金融衍生品来进行对冲。从目前国债期货的运行情况和商业银行自身的准备程度来讲,商业银行已经基本具备了参与国债期货的条件。本文将通过研究国外商业银行参与国债期货的模式,分析和探讨我国商业银行参与国债期货的途径和模式。
  一、银行参与国债期货的国际模式分析
  从海外国家和中国台湾的情况来看,银行参与国债期货的途径主要有三种:第一种为独有会员自营,这种模式的交易所为银行专门设置一类会员进行自营,但银行不能直接参与国债期货的经纪和清算业务,这些业务由集团的子公司进行,如日本;第二种是非独有会员自营、经纪、清算,这种模式的银行和证券公司、期货公司可以申请同一类会员,进行国债期货的自营、经纪和清算各种业务,如德国、英国、澳大利亚、印度;第三种是集团子公司客户模式,银行通过控股集团的证券公司或者期货公司,以客户的形式进行国债期货交易,也不直接参与国债期货的经纪和清算业务,如美国和韩国。
  (一)独有会员模式(日本)
  日本上市国债期货的东京证券交易所的参与者主要分为四类,其中一般参与者的权限最大,可以交易股票、所有的证券及衍生品,国债衍生品参与者则只可以交易国债期货及国债期货期权。
  根据交易所的规定,本地券商、外资券商、期货公司和非本地注册的国外金融机构都可以成为四类参与者,但银行只可以成为国债衍生品参与者。目前国债衍生品参与者有39家机构,包括城市银行、地方银行、信托银行还有其他的银行类机构。而从国债衍生品参与者的最终成员构成来看,这类会员实际上是专门为银行的自营交易而设置的一类会员。但日本的银行不直接参与国债期货的经纪和清算业务,这源于日本采用类似于美国的金融控股混业经营模式。
  日本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逐渐走向混业经营。1992年,日本正式颁布了《金融制度改革结案》,其核心内容是银行与证券公司以“异业子公司”的形式相互收购,实现金融业务的混业经营。1998年6月制定《金融体系改革法本文由毕业论文网http://www.lw54.com收集整理》,允许银行,证券,保险各种业之间的相互参与。此后,新成立的金融集团基本都有经营银行、证券和保险的子公司。
  以日本的三大集团控股公司为例,瑞惠控股的Mizuho Securities和Mizuho Investors Securities是东京证券期货交易所的一般参与者,三井住友集团的SMBC Friend securities和SMBC Nikko securities是东京证券期货交易所的一般参与者,东京三菱金融集团的Mitsubishi UFJ Morgan Stanley Securities是东京证券期货交易所的一般参与者。
  (二)非独有会员模式(德、英、澳、印)
  1.德国
  德国一直以来都坚持全能银行的混业经营,现行的德国《银行法》第一部分的第一条规定了银行可以从事证券承销、自营买卖、经纪各类金融工具等12 项业务。德国的欧洲期货交易所的会员主要有非结算会员、直接结算会员和全面结算会员三种。这三种会员都能从事自营、经纪业务和清算业务。欧洲期货所的全面结算会员半数为商业银行,包括花旗银行、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加拿大皇家银行和巴克莱银行等,这些银行可从事自营、经纪和清算业务。
  2.英国
  英国采用类似德国的全能银行模式, 1986年和1987年通过金融服务法的修改,规定银行可以直接扩展到证券等其他类型的金融业务。目前英国的LIFFE采用单一会员模式,即不根据自营和经纪业务进行区分,银行也可以成为交易所的会员,例如目前汇丰银行、巴克莱银行、英格兰皇家银行、德意志银行、等近30家银行都是LIFFE的会员,可以进行自营、经纪业务,他们同时也是清算结构LCH.Clearnet的会员,从事清算业务。
  3.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商业银行的业务范围包括存款、贷款、证券承销和交易、基金管理等几乎覆盖所有金融服务领域的业务,其银行体系与欧洲接近,基本上是全能银行。目前衍生品交易所ASX 24允许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成为交易所的会员。例如瑞士信贷悉尼分公司、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澳大利亚分公司、麦格理银行等银行都是ASX 24的会员,同时也是清算机构ASX Clear(Futures)的清算会员。
  4.印度
  印度在1991年金融改革之后,开始允许银行从事各种非传统业务,包括证券业务、外汇交易、股票经纪及其他收费业务。
  根据印度国家证券交易所在会员上的规定,拥有《外汇交易管理法案》规定一级交易商资格的银行,只要满足“净资本50亿卢比、资本充足率不低于10%、Net NPA低于3%、连续三年盈利”四个条件,可以成为印度国家证券交易所的货币市场的交易结算会员或者专业结算会员,即可以进行自营业务、经纪业务和清算业务。   

我国国债期货全面风险管理体系的构建

我国国债期货全面风险管理体系的构建  一、时代背景
  国债期货是衍生金融工具的一种,产生于20世纪70年代的美国。价格发现、规避风险、多元配置是国债期货的主要功能。这对于完善金融市场体系,丰富投资者金融工具的选择,防范非系统性金融风险具有重要意义。
  20世纪90年代中期,由于期货市场制度不健全、投资者自律意识薄弱以及监管层监管不到位等原因,我国期货市场因“3·27”国债事件的爆发而处于长期关闭整顿的状态。当今,我国国债期货所处的时代背景已与过去有了很大不同,国债市场规模庞大,参与者众多,品种齐全。同时,市场制度与相应的法律法规也趋于完善。重推国债期货,各方面条件都已成熟。
  2013年9月6日,五年期国债期货合约在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正式上市交易。这意味着我国在推动利率市场化改革,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道路上迈进了重要一步。
  二、国债期货全面风险管理的内涵
  关于全面风险管理的内涵,国际上较为通用的是美国COSO(全国虚假财务报告委员会的发起人委员会)2004年发布的《全面风险管理框架》。该报告通过三个维度的立体框架,深入分析和控制了企业风险管理的复杂问题。参考COSO报告本文由毕业论文网http://www.lw54.com收集整理,我们认为整个国债期货的风险管理分为三个不同层级的风险要素,不同层级的风险要素构成整个国债期货风险管理体系。各层级相互制约、交叉管理,根据风险的来源、类型、影响程度等因素,能够全面准确地管理整个国债期货所面对的风险,确保国债期货平稳发展。 毕业论文网 http://www.lw54.com
  (一)国债期货全面风险管理三个维度的立体框架
  依据《巴塞尔协议Ⅲ》的相关划分以及风险特点的不同,国债期货面临的各类业务风险主要分为信用风险、市场风险和操作风险三种。三大风险共同构成第一层级的要素;依据相关主体所处的不用地位以及看待问题的不同角度,国债期货市场分为市场参与者、交易所以及监管层三类主体。三大主体共同构成第二层级的要素;借鉴COSO-ERM框架的八大管理要素,我们认为国债期货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应由风险识别、风险评估、风险应对等八个模块组成。八大模块共同构成第三层级的要素。同时,根据不同主体的风险爆发的可能性、危害性、可控程度等因素综合考量,将风险分为高、中、低三档。
  (二)国债期货不用层级的风险要素
  1.第一层级的要素
  (1)信用风险
  主要是指由于交易对手没有及时履约而导致的风险。主要分为交割前风险和交割风险。国债期货交易由于实行交易对手双方的保证金制度以及逐日结算制度,信用风险相对较低。但并不排除由于外部不利因素的冲击或交易方自律意识薄弱而产生的风险。
  (2)市场风险
  主要是指因价格、利率、汇率等的变动而导致其价值发生变动的潜在风险。目前,价格风险和利率风险是国债期货的主要市场风险。价格及利率的不利变动,会使相关主体产生较大的价值损失,严重时会导致对手方发生违约。 论文网 http://www.lw54.com
  (3)操作风险
  主要是指由于系统设置不完善、人员操作失误或内控制度不健全等内部原因或是外部事件影响造成的业务错误而产生损失的风险。相对于信用风险和市场风险而言,操作风险存在于期货交易的各个环节,因此发生频率极高。由于期货交易系统的复杂性,操作风险一旦发生,对整个市场的冲击很大,且难以恢复。
  2.第二层级的要素
  市场参与者
  随着我国债券市场的多元化发展以及利率市场化改革步伐的加快,为了规避由此带来的各种潜在金融风险,机构投资者成为参与国债期货的主力军,是国债期货风险管理的主要对象。
  商业银行、保险公司及公募基金作为我国国债的主要持有机构,由于其巨大的头寸及风险敞口,其对利率浮动的敏感性最强,利用国债期货这一金融衍生工具进行利率风险管理的动机也最强。私募基金、券商资管、信托计划及QFII等理性机构投资者,往往会因资产的多元化配置策略而部分持有国债等低风险品种,其投资国债期货的动机也多为套利。部分风险偏好强的机构投资者、较大的散户进入国债期货市场,多为投机心理,其操作风格灵活多变,善于规避监管,是国债期货爆发潜在风险的主要源头。
  交易所
  我国国债期货的主要交易场所是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主要交易品种为面值100万元人民币、票面利率3%的名义的中期国债,以百元净价报价,最小变动单位为0.002元,每日最大波动限制为上一交易日结算价的±2%,最低保证金为合约价值的2%。 思想汇报 http://www.lw54.com/sixianghuibao/
  考虑到历史因素及控制市场风险,我国国债期货保证金标准较高,期限套利成本也响应提高,从而有效地控制了投资者的交割数量,有效防范流动性风险,限制投机者的裸露风险,降低市场参与者的违约率。因而,交易所层面的风险因素并不大。
  监管层
  国债期货重启之后,其规模存量、交易规则、参与主体等都与之前有了较大差别,同时,《期货交易管理条例》、《期货交易所管理办法》以及《期货经纪公司管理办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也已相继出台。
  巨大的存量规模意味着一旦风险爆发,其危害必然巨大,而交易规则的不确定,意味着风险的不确定,同时,市场参与主体更多,操作手法也更加复杂多变,这加大了监管难度。各个新的法律法规的出台,要求监管当局积极学习,努力掌握新的监管要求与方法,这也对监管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果不积极适应新的制度,将造成市场无序,进而爆发风险。
  3.第三层级的要素

论我国政府财务报告披露内容的改进

摘要 政府财务报告是政府部门及其附属机构向国家权力机关、决策机构、资源提供者、社会公众及其他利益相关者提供真实、可靠、有用财务信息的书面文件。我国现行的政府财务报告在其披露内容上不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公共财政的基本要求,存在许多问题,迫切需要改进。